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专业领域  >> 诉讼与仲裁
案例 | 如何判断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代理违反“利益冲突”规则?
贝斯特全球最奢华平台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事务所  2018-09-13  浏览3416次  http://www.reasonlawyer.com

案例 | 如何判断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代理违反“利益冲突”规则?

作者:樊荣禧

来源:金陵民商法苑

 

 

如何判断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代理违反“利益冲突”规则?

 

 
 

裁判要点

 
 

同一件事情延伸出来的两起案件,虽然案由、主体、时间不尽相同,但有证据证明两案的利益主体、纠纷实质相同,则同一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在后案中接受对方当事人委托担任诉讼代理人,可以认定为存在利益冲突。

 

 
 

二审案号 

 
 

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苏01民终8269号

 

 
 

简要案情

 
 

2005年1月、2008年10月,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王某与D航道工程局(C航道局下属单位)连续两次签订常年法律顾问合同,均约定法律顾问费每年3万元,期限三年,工作范围为:业务上的法律问题的咨询,提供法律意见;参与重大经济合同的草拟、谈判、签约工作;代理参与诉讼活动、非诉讼案件的调解及仲裁活动;协助或代理委托方参与有关经济事务的谈判和签约活动等。

 

2007年,C航道局总承包了广州某港口的航道疏浚工程,具体施工由D航道工程局负责实施,B公司分包了部分工程,A公司则为B公司的施工船舶供应燃油。后经过对账,B公司确认共欠A公司供油款1000万元未付。2008年7月,A公司向广州海事法院提起诉讼,要求B公司立即支付供油款1000万元及利息,C航道局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广州海事法院于2008年12月作出一审判决,判令B公司向A公司支付供油款1000万元,驳回A公司要求C航道局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诉讼请求。A公司不服判决,提出上诉,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09年12月作出二审判决:变更一审判决内容为B公司支付供油款1000万元及利息。在上述案件中,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王某作为C航道局的委托代理人全程参与了诉讼。

 

因B公司无力清偿债以及A公司不断要求,2010年7月,D航道工程局与A公司就1000万元供油款的支付问题签订备忘录。2016年,A公司依据备忘录向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以债务加入为由要求D航道工程局立即向其支付1000万元供油款。本案中,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王某担作A公司的委托代理人之一并全程参与一、二审诉讼。二审中经法院释明,A公司表示不同意也不考虑更换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王某。

 

 
 

诉辩意见

 
 

D航道工程局认为:本案是前案的延续,在前案中,D航道工程局作为C航道局下属单位和实际施工单位,代表C航道局出庭应诉,并聘请常年法律顾问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王某担任委托诉讼代理人。此后,在处理该案供油款的后续纠纷中,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王某始终代表D航道工程局与对手A公司进行交涉、谈判,签署备忘录,参与了供油欠款事件的所有法律事务,现在却完全倒过来就同一事情接受对手的委托,对抗其原服务的委托人,突破了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执业利益冲突规则,也有悖于忠诚信义的传统道德价值观。

 

A公司认为:C航道局和D航道工程局是两个独立的法人,本案与前案的主体、案由、时间均不同,不属于同一案件。虽然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王某曾担任过D航道工程局的法律顾问,但其代理本案时法律顾问合同已经结束,而且没有证据证明其在担任D公司法律顾问期间参与处理了A公司供油欠款的后续纠纷和签署备忘录等工作,故其代理本案并不违反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法的强制性规定。

 

 
 

争议焦点

 
 

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王某在本案中担作A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是否存在利益冲突?

 

 
 

法院判决

 
 

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法》第三十九条规定:“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不得在同一案件中为双方当事人担任代理人,不得代理与本人或者其近亲属有利益冲突的法律事务。”该条款规定了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执业的利益冲突规则,即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代理一方客户明显影响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对另一方客户或者是前客户的责任或者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个人利益的情况下,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不能够代理。利益冲突规则源于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的忠诚义务和独立判断。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不能同时对利益对立的双方都尽到忠诚义务,也不能在同时代表有利益冲突的客户时,或者客户与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本人有利益冲突时作出独立判断。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职业作为法律职业共同体中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有其特殊的执业行为规范和道德准则。中华全国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协会《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执业行为规范》第五十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及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事务所不得与当事人建立或维持委托关系:(七)在委托关系终止后,同一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事务所或同一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在同一案件后续审理或者处理中又接受对方当事人委托的。”本案中,从形式上看,虽然前案与本案的主体和案由不相同,但从纠纷实质上看,本案应属于前案的延续,理由如下:一是利益主体相同。前案中,D航道工程局是工程的实际施工单位,又是C航道局的下属企业,基于直接利益关系,C航道局才委托D航道工程局参与应诉,并处理供油欠款纠纷的后续事务。二是纠纷本质相同。A公司在前案中要求C航道局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只因生效判决认定保证无效,其供油欠款难以得到实际清偿才引发后续纷争,为解决纷争,A公司与D航道工程局签署备忘录,实际上弥补了前案供油欠款的保证缺失。三是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王某作为D航道工程局的常年法律顾问,参与重大经济合同的草拟、谈判、签约工作是其职责范围,又作为供油欠款案件一审、二审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更熟知纠纷实情,其参与处理A公司供油欠款纠纷后续法律事务后,现又就同一事情站在对手立场对抗其服务了六年的委托人,应当认定存在利益冲突。二审中,经本院释明,A公司表示不同意也不考虑更换王某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故对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王某在本案中的代理资格不予确认。由此,以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王某名义所做的关于B公司尚欠A公司剩余供油款金额的调查笔录,本院亦不予采纳。

 

 
 

法官解读

 
 

利益冲突是指特定的主体之间因为某种利害关系的发生,而产生的利益的矛盾和对峙状态。2004年全国律协颁布的《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执业行为规范(试行)》76条对利益冲突定义为:利益冲突是指同一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事务所代理的委托事项与该所其他委托事项的委托人之间有利益上的冲突,继续代理会直接影响到相关委托人的利益的情形。

 

常见的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执业利益冲突主要有四种类型:

1.双重代理型利益冲突。根据《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法》的规定,双重代理型利益冲突是指同一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在同一案件中为双方当事人担任代理人。这是最普遍、受到最多规制的一种利益冲突。如在刑事案件中,同一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在同一案件中同时接受刑事案件的被告人的委托担任其辩护人,并接受被害人的委托担任代理人。在这种利益冲突情况下,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因为双方委托人之间的利益冲突与矛盾,不可能对任何一方尽到全面的代理义务。

2.同一律所型利益冲突。是指在同一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事务所内部,有两个或多个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分别为同一案件的双方当事人担任代理人。例如,在某刑事案件中,某律所的A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为被告人担任辩护人,而同一律所的B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为同一案件的被害人担任代理人。
3.连续代理型利益冲突。是指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在代理了前委托人的案件之后,又接受了与前委托人有利益冲突的后委托人的代理工作。在此情况上,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一方面要尽到对前委托人的连续保密义务,另一方面,又要从忠诚义务角度出发完成对后委托人的代理任务。这两者很难兼得。因此,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有可能直接或间接地利用前委托人或前案件利害关系人的某些信息,来完成后次代理任务,从而损害了前委托人的合法权益。
4.身份型利益冲突。根据全球最奢华的游戏平台《关于审判人员严格执业回避制度的若干规定》,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曾经担任某种司法机关的职务,在之后的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执业生涯中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回避在涉及该司法机关的案件中担任代理工作;或者因为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与某些司法机关工作人员存在亲属或其他利害关系,而限制其在涉及该司法机关工作人员的特定案件中担任代理工作。

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执业中的利益冲突产生的主要根源:
1.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处于优势地位。在委托人与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的关系中,委托人一般不具有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所拥有的专业的法律知识和对诉讼价值的判断,明显处于弱势地位。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具备委托人所缺乏的专业知识和技能,当委托人将有关事项交给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照管时,委托人一般没有能力决定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服务的方式和评价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服务的质量,因此,委托人利益的保障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的专业判断。这就容易导致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有可能凭借着自身在法律上的优势地位使委托人处于不利的地位,而委托人却没有足够的能力来防止。

2.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忠诚于委托人的职责。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的职责决定了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必须忠诚于委托人,这是利益冲突产生的逻辑前提之一,也是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与委托人关系的基本要求。委托人要利用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的知识和技巧来维护自己的利益,委托人必须信任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能够为其提供忠诚的、称职的、勤勉的服务。所以,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必须忠诚于委托人,不得欺诈委托人,不能“一事二主”,不能做“变脸的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如果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的立场发生错位,或者对委托人的忠诚发生叛变,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的专业恰恰更能起到危害委托人利益的作用,权利保护人变为了权利侵害人,则社会公众也会对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的职业信任度将大幅度地降低。

3.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保守职业秘密的职责。保守委托人的秘密是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最基本的一项义务。不仅在委托关系存续期间甚至在委托关系终止之后,对于在为委托人服务的过程中以及因为委托关系了解到的任何秘密事项,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都必须尽量保守秘密。保密原则的设立是为了鼓励委托人向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坦诚相告,消除委托人的顾虑,而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只有在完全彻底了解委托人的实情之后,才能为委托人提供完善的法律服务。如果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作为前手委托人的代理人得知商业秘密和其他信息,日后又代理其他委托人与前手委托人对簿公堂,显然,这对该前手委托人是极为不公平、公正的。因此,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不仅要保护委托人的隐私和商业秘密,还不得利用在执业过程中所获得的委托人保密信息而为本人或第三人从中谋取个人利益。

 

 
 

相关法条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法》

第十一条  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担任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的,任职期间不得从事诉讼代理或者辩护业务。 

第三十九条  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不得在同一案件中为双方当事人担任代理人,不得代理与本人或者其近亲属有利益冲突的法律事务。 

 第四十一条 曾经担任法官、检察官的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从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离任后二年内,不得担任诉讼代理人或者辩护人。 

二、《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执业管理办法》 

第二十六条  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承办业务,应当由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事务所统一接受委托,与委托人签订书面委托合同,并服从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事务所对受理业务进行的利益冲突审查及其决定。 
第二十七条  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不得在同一案件中为双方当事人担任代理人,不得代理与本人及其近亲属有利益冲突的法律事务。 
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担任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的,任职期间不得从事诉讼代理或者辩护业务。 
担任法官、检察官的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从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离任后二年内,不得担任诉讼代理人或者辩护人。  

三、《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执业行为规范》

第十二条 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不得在同一案件中为双方当事人担任代理人,不得代理与本人或者其近亲属有利益冲突的法律事务。 

第十三条 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担任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的,任职期间不得从事诉讼代理或者辩护业务。 

第四十八条 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事务所应当建立利益冲突审查制度。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事务所在接受委托之前,应当进行利益冲突审查并作出是否接受委托决定。 

第四十九条 办理委托事务的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与委托人之间存在利害关系或利益冲突的,不得承办该业务并应当主动提出回避。 

第五十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及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事务所不得与当事人建立或维持委托关系: 
(一)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在同一案件中为双方当事人担任代理人,或代理与本人或者其近亲属有利益冲突的法律事务的; 
(二)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办理诉讼或者非诉讼业务,其近亲属是对方当事人的法定代表人或者代理人的; 
(三)曾经亲自处理或者审理过某一事项或者案件的行政机关工作人员、审判人员、检察人员、仲裁员,成为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后又办理该事项或者案件的; 
(四)同一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事务所的不同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同时担任同一刑事案件的被害人的代理人和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辩护人,但在该县区域内只有一家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事务所且事先征得当事人同意的除外; 
(五)在民事诉讼、行政诉讼、仲裁案件中,同一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事务所的不同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同时担任争议双方当事人的代理人,或者本所或其工作人员为一方当事人,本所其他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担任对方当事人的代理人的; 

(六)在非诉讼业务中,除各方当事人共同委托外,同一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事务所的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同时担任彼此有利害关系的各方当事人的代理人的; 

(七)在委托关系终止后,同一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事务所或同一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在同一案件后续审理或者处理中又接受对方当事人委托的; 

(八)其他与本条第(一)至第(七)项情形相似,且依据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执业经验和行业常识能够判断为应当主动回避且不得办理的利益冲突情形。 

第五十一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应当告知委托人并主动提出回避,但委托人同意其代理或者继续承办的除外: 

(一)接受民事诉讼、仲裁案件一方当事人的委托,而同所的其他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是该案件中对方当事人的近亲属的; 

(二)担任刑事案件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辩护人,而同所的其他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是该案件被害人的近亲属的; 

(三)同一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事务所接受正在代理的诉讼案件或者非诉讼业务当事人的对方当事人所委托的其他法律业务的; 
(四)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事务所与委托人存在法律服务关系,在某一诉讼或仲裁案件中该委托人未要求该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事务所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担任其代理人,而该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事务所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担任该委托人对方当事人的代理人的; 
(五)在委托关系终止后一年内,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又就同一法律事务接受与原委托人有利害关系的对方当事人的委托的; 
(六)其他与本条第(一)至第(五)项情况相似,且依据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执业经验和行业常识能够判断的其他情形。 

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和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事务所发现存在上述情形的,应当告知委托人利益冲突的事实和可能产生的后果,由委托人决定是否建立或维持委托关系。委托人决定建立或维持委托关系的,应当签署知情同意书,表明当事人已经知悉存在利益冲突的基本事实和可能产生的法律后果,以及当事人明确同意与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事务所及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建立或维持委托关系。 

 
 

 




Copyright © 2012 reasonlawyer.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