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经典案例
高空坠物侵权责任承担的争议—重庆高空坠落烟灰缸致人损害案
贝斯特全球最奢华平台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事务所  2016-12-26  浏览2153次  http://www.reasonlawyer.com

   随着我国经济的迅猛发展,城镇化进程的推进,城市中的高层建筑物已然鳞次栉比。随之而产生的高层建筑抛掷物、坠落物致人等特殊侵权行为越来越多,以“重庆高空坠落烟灰缸致人损害案”等为代表的判决结果引起了法律界的广泛关注以及争论质疑。

 

   2000年5月11日凌晨1时许,原告郝跃(化名)与他人在65号6号房与67号3号房楼下公路上交谈时,其中65号6号房与67号3号房系一墙之隔并均临街。被楼上坠落的烟灰缸砸中头部受伤,此共产生医药费、护理费、伤残补助费、误工费等合计人民币135173.33元。事发后,经公安机关现场勘验和走访调查,排除了人为故意伤害的可能性。后郝跃起诉法院,要求上述房屋开发商和24户居民共同赔偿。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告郝跃在渝中区学田湾正街65号6号房与67号3号房楼下的公路上被楼上坠落的烟灰缸砸伤头部致残确系事实。但现经多方查证,目前仍难以确定该烟灰缸的所有人,因而该两栋房屋中除事发当晚无人居住的65号10-6室和8-6室外,其余房屋的居住人均不能排除有扔烟灰缸的可能性。虽然损害结果的发生并非该楼全部住户共同所致,但根据过错推定原则,由事发时65号6号和67号3号房屋的实际居住人分别承担赔偿责任为恰当。

 

        重庆市法院此判决一出,立刻在社会以及理论界引起激烈争议,引起了广泛的讨论,褒贬不一。需要说明的是,当时,《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尚未颁布,如果根据现在已经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八十七条:“从建筑物中抛掷物品或者从建筑物上坠落的物品造成他人损害,难以确定具体侵权人的,除能够证明自己不是侵权人的外,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给予补偿”的明文规定则可以减少很多非议。但是,有成文法可依,并不意味着人们对判决结果的普遍接受。事实上,《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颁布之后,仅仅是在司法实践中在遇到相关案例时有明确的法律条文可依,而并未真正定纷止争。归根结底,是人们对于此案及相关案例中所体现出的法律对当事人责任的分配、对公平正义的实现等问题的关注,并由此产生了因不同理解所引发的争议。

 

        关于责任承担主体的确定,大致分为两个看法:集体归责和个体担责。即责任的承担在可能的、不特定的加害人群与受害人本身两者之间进行分配。

 

      (1)坚持集体归责的观点。公平责任的基本理念。此类案件与完全找不到侵权人的案件有所不同,案情中侵权人确定在一定范围内,只是无法具体明确,而这一定范围内的人对自己的物品都有控制和监管义务,确保其不致人伤害,亦言之,这一定范围内的人有危险控制义务和危险防范的能力。而建筑物外的行人代表着不特定的公众,其在公共场合内有合理期待不受损害,且其无法控制高空抛物造成的侵害。受害人已经遭到了不幸, 如若再让一个已经遭受不幸的人来承担全部损失是不合理的, 而某些或全体业主的负担能力明显强于受害人, 所以由他们来合理分担损失, 正是公平原则的体现。

 

      (2)坚持由受害人个人承担责任的观点。从法律逻辑角度来看,高空抛物致害而侵权人不明,由于无法找到侵权行为人,受害人只能自行承担由此导致的损害结果,如行人在路上被车撞伤,肇事司机逃逸无法找到侵权人,该行人的损失则无法得到赔偿。虽然在法律上应该由侵权行为人承担责任,但因为无法找到具体行为人,所以产生了事实上的责任承担不能。

 

          坚持由整体归责的观点中,还存在着对担责方式的争论。

 

        (1)整体责任,即由全体业主对受害人予以赔偿。此观点认为,造成高空抛物侵权损害归责困难的原因主要是由于高层建筑区分所有权制度的特殊性。当具体的侵权行为不能确定时,除非业主之间相互约定不向建筑物下丢弃物品, 否则采取集体归责的办法让全体业主共担责任。高空抛物侵权的受害者可以先通过责任保险获得经济上的补偿, 待具体的责任确定以后, 再由其承担补充责任。业主委员会也有权向其追偿, 以归还公共基金。

 

        (2)分担责任即按份责任。此观点认为抛掷物抛出后如果致人损害, 不能发现抛掷人, 也找不到物品的所有人或管理人,应当由有可能抛掷物品的全体业主或者有可能拥有这种物品的人来适当地分担这一责任, 即按照公平原则负补偿责任。他们认为,让一个已经遭受不幸的受害人来承担全部损失是不合理的,从损失分担理论来考虑, 某些或者全体的业主的负担能力明显强于受害人, 由前者来分担比受害人来分担更公平合理, 这也体现了公平责任的基本价值理念。同时,全体业主最接近于损害, 都够采取措施去预防损害。如果让受害人去承担责任, 受害人与损害发生的来源相隔是遥远的,即使让他承担责任, 他也不可能采取措施来预防今后这种损害的发生, 那么这种责任的承担是没有效率的。再一方面,每一个人从楼前或楼下行走时, 都应当享有一种公共的安全, 人们应该有一种合理的期待,即从楼下行走时楼上是不会被随便抛下的东西砸伤自己。假如不让全体业主共同分担责任, 而让不幸的受害人自己承担, 就意味着从楼上抛下东西, 只要大家互不承认, 就没有人对他负责。这样不仅无助于使人们采取措施预防损害, 甚至会鼓励人们抛出东西把人砸伤,这将会对公共安全形成一种极大的威胁。所以为了维护大家的共同利益, 适当地牺牲某些人的利益来遏制这样一种行为以保护公共安全, 从价值的衡量上是更为合理的。

 

         综合所述,我们发现,特殊侵权行为所适用的归责原则,诸如公平责任原则、过错责任原则、无过错责任原则等,无一例外都是为了在行为人与受害人之间就责任的分担确定一个合理公平的标准,而这一标准,必然是为了实现某种利益上的平衡,具体而言,则是为了保护处于相对弱势地位的被害人在遭遇无辜侵害后获得救济的权利。但是,对这种利益的保护不能超过一定的范围,即不能违背最基本的公平性,责任分配的结果不能与公众心中最朴素的公正感相悖。再次具体到高层建筑的抛掷物、坠落物致人损害这一特殊侵权行为,由于无法确定具体加害人,因而较之通常意义上的特殊侵权行为显得更为特殊,法律在对这一侵权行为责任主体及责任分担的确定所彰显的公平性也更容易为人争论、质疑。结合具体案情,如何在保护无辜受害人的应有权利和合法权益的同时,做到合理确定责任承担主体范围、合理规定责任分担方式,在判决结果中充分体现法律的公正性,使民众从法律分配责任的过程及结果中获得公正感,是司法人员在此类案件的判决过程中要竭力实现的效果。

        

        

 

         




Copyright © 2012 reasonlawyer.com All Rights Reserved